克里三国行重点谈朝 或与韩议如何做好应急准备

一方面美国需要就朝鲜半岛问题与中国沟通
  南方时事圆桌 本期嘉宾   刘飞涛 中国国际问题研讨所美国研讨部副主任   潜旭明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博士后   杨卫东 天津师范大学全球问题与国际关系研讨所教授   主持人:南方日报驻京记者 魏香镜   备受外界关注的美国国务卿约翰?克里东亚行今日开锣。克里今日将接见韩国并与韩国外交通商部部长官尹炳世举办会谈。两人迁就朝鲜半岛局势交换意见,并将商讨针对朝鲜问题的共同应对方案。韩国之旅是克里东亚行的首站,结束完对韩国的接见后,克里将于13日至14日接见中国。此后对日本的接见将是克里东亚行的“收尾之作”。而上月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纽兰称,克里亚洲之行将先后接见韩国、日本、中国。   克里三国行将重点关注哪些议题?朝鲜半岛局势日益紧张,克里迁就此事向朝韩双方释放哪些信息?结束韩国的接见,克里将开始中国之旅,“网络安全”问题会不会成为他中国行的重要议题?对此,本期南方时事圆桌邀请了三位美国问题专家,就这些话题进行讨论。   1 接见顺序   南方日报:克里对东亚三国的接见顺序依次是韩国、中国和日本。您认为接见顺序背后体现出美方的哪些考虑?   潜旭明:首先是朝鲜半岛问题,其次是中日两国因领土之争引发的冷淡关系   克里对三国的接见顺序体现出美国对东亚地区热点的重视:首先是朝鲜半岛问题,其次是中日两国因领土之争引发的冷淡关系。按照地缘政治考虑,美国政府最担心朝鲜半岛局势,克里经由过程首访韩国,意在支持韩国,加强对韩国的安全承诺;他将中国放在第二站,是希望加强与中国的沟通,寻求中国的支持,以应对当前的紧张局势;美国先接见中国而将日本作为最后一站,是向日本传递信息,希望日本的举动不要激化矛盾,美国不希望钓鱼岛问题好转。   刘飞涛:他选择韩国作为第一站,是急切需要与韩国协调立场,制定应对措施   考虑到目前紧张的朝鲜半岛局势,他选择韩国作为第一站,是急切需要与韩国协调立场,制定应对措施。他离开韩国之后,会到中国接见,他访华意图很清楚,一方面美国需要就朝鲜半岛问题与中国沟通,另一方面,克里是奥巴马第二任期内的国务卿,他来华接见的另一目的是,尽快启动中美在奥巴马第一任政府时期的机制,重点协商项目是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。鉴于朝鲜问题的急迫性,且日本在朝鲜问题中发挥的作用很有限,克里此次没有将日本放在第一站。   2 半岛局势   南方日报:目前朝鲜半岛局势骤然升级,您认为,克里在韩国接见时将向朝韩双方释放出哪些旌旗灯号?   刘飞涛:美国会强化化解危急的威慑力,还会协商如何做好应急准备,以防止局势走向不可控   克里会向韩国释放三方面的旌旗灯号:首先,美国会重申保卫韩国的同盟承诺,进一步加强与韩国的军事合作,以强化化解危急的威慑力;其此,美国会安抚韩国,需要韩国保持一定的克制,不要有进一步激化矛盾的行动;最后韩美还会协商如何做好应急准备,以防止局势走向不可控。克里在韩国接见时,也会适当地对朝鲜释放信息,美国肯定希望朝鲜放弃核计划,尽快重返六方会谈。   潜旭明:克里在韩国期间,或会同韩国一起,继续在软硬方面向朝鲜释放旌旗灯号   美韩同盟是美国在东北亚地区重要的同盟体系,美国把美韩关系看成是保持朝鲜半岛稳定的中心。目前朝鲜半岛局势持续紧张,克里接见韩国期间一定会向韩国承诺提供安全保障,以巩固同盟体系。克里在韩国期间,或会同韩国一起,继续在软硬方面向朝鲜释放旌旗灯号:在半岛局势紧张的背景下,美国取消了“北方利刃”军演,表现出相当的克制;从硬的方面看,美国还会同韩国一起向朝鲜方面施加更大的军事和外交压力。   3 拉拢盟友   南方日报:八国集团(G8)外长会议10日在伦敦开幕,会议重点讨论了朝鲜半岛局势。美国对半岛局势的主张,对其西方伙伴将有哪些影响?   刘飞涛:美国毕竟是超级大国,无需借助西方盟国的力量,来巩固在东北亚的话语权   八国集团经由过程这一主席声明的方式,强调了八国对朝鲜问题的统一立场和共识。从现实看,八国集团是“富国俱乐部”,以美国为主导,因此,主席声明相当程度上体现了美国的立场。美国与其盟国、八国集团、联合国等国际社会一同向朝鲜施压,这是一种策略。但是应该看到,美国毕竟是超级大国,无需借助西方盟国的力量,来巩固在东北亚的话语权。   杨卫东:美国对朝鲜有何立场,盟国会选择站在美国这一边   八国集团的主席声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美国的主张,也说明美国联合国际社会向朝鲜施加外交压力的效果在显现。只不外,美国的西方伙伴在东北亚没有切身的核心利益,美国对朝鲜有何立场,这些盟国会选择站在美国这一边。万一朝鲜半岛的局势出现动乱,美国可以争取到西方盟国的支持,并能够承担起局势失控后的代价。   4 网络安全   南方日报:在9日举办的第六届中美互联网论坛上,两国激烈讨论网络安全。据悉,“网络安全”将是克里访华的重要议题。为何这一问题成为中美两国磋商的议题?   刘飞涛:网络是实拟空间,全球没有就网络安全形成统一的划定规矩,既然没有划定规矩,指责他国“犯规”就毫无依据   美国之所以炒作网络安全,使其成为中美关系中的重要议题,甚至成为战略与经济对话中的对话议程,有它自己的考虑。网络是实拟空间,全球没有就网络安全形成统一的划定规矩,既然没有划定规矩,指责他国“犯规”就毫无依据。近两年,美国凭借自己在全球互联网掌握的话语权,频频无端指责中国对其网络安全造成影响。网络安全的问题不仅仅是中美之间的问题,现在已经成为全球性问题,中美应该加强合作,而不是无端指责。   杨卫东:网络安全问题与西方炒作的“中国间谍威胁论”如出一辙,说明西方世界对中国的指责依旧带有意识形态的批判   中方多次向美国表示,中国是网络攻击的重要受益国之一,中国所受网络攻击重要源自美国。可美国媒体和官方报告不断提及“中国网络安全威胁不断增长”的话题,克里访华将这一问题作为两国磋商的议题,说明美国有很多人(包括政客)仍然对中国持有敌对认识。这一问题就与西方炒作的“中国间谍威胁论”如出一辙,说明西方世界对中国的指责依旧带有意识形态的批判。